宋丹丹《桃花坞》名场面令人窒息的家长式权威被骂上热搜

  《五十公里桃花坞》早在第一季播出后,宋丹丹与年轻人之间的尴尬社交便引发热议。而从《五十公里桃花坞》第二季开播至今,王传君也成为唯一一位让宋丹丹吃了闭门羹的嘉宾。已然带有职场性质的生活情景在镜头下被不断放大,而长幼秩序观念的错位介入则最终上演了一场由宋丹丹主导的“尴尬无数分钟”的局面。桃花坞里高密集度的造梗能力以及综艺名场面甚至被比作《花儿与少年2》的翻版,而这也将作为焦点人物的宋丹丹再次推向风口浪尖。

  简单而言,第二季的《五十公里桃花坞》伊始被打造得像一场初入职场的新人见面会,这一季的节目不仅牵涉到绩效的考核,甚至会“民主投票”送贡献值最低的嘉宾前往无人岛。

  已然带有职场性质的生活情景在镜头下被不断放大,而长幼秩序观念的错位介入则最终上演了一场由宋丹丹主导的“尴尬无数分钟”的局面。

  桃花坞里高密集度的造梗能力以及综艺名场面甚至被比作《花儿与少年2》的翻版,而这也将作为焦点人物的宋丹丹再次推向风口浪尖。

  宋丹丹带有长辈色彩的俯视发言被批评“倚老卖老”,包括节目里强制安排的篝火晚会以及由女团舞到集体舞的社恐活动等,但同样也有对宋丹丹与青年人代际鸿沟的理解、高效沟通的认可以及对其他嘉宾(王传君除外)让渡真实,推拉式模糊发言的批评。

  早在第一季播出后,宋丹丹与年轻人之间的尴尬社交便引发热议。而这一季王传君的出现,则将宋丹丹与其他年轻嘉宾“理还乱”的社交问题暴露无遗。此前因《爱情公寓》备受关注与争议的王传君,算得上是具有较强个人意志、坚持自我的“典范”。而从《五十公里桃花坞》第二季开播至今,王传君也成为唯一一位让宋丹丹吃了闭门羹的嘉宾。

  显然,在作为底层逻辑的长幼有序观念所嵌构的社会规范下,年轻一代在充满职场意味的话语圈中平衡真实与对抗家长式权威并不简单,但在基本由青年所构成的集体社群中,家长式发言以及主观塑造的亲密关系亦不能简单的归属为代际鸿沟。

  宋丹丹家长式发言与带有工作和绩效性质的节目安排让这场综艺成为了一次带有职场考验性质的罗生门。这也意味着年轻嘉宾们必然面临着一道难题抉择:一种是违抗家长威权但遭到批评打击。如李雪琴在提议大家不要抢活,合理分工后立刻遭到宋丹丹的反驳和批评;另一种是让渡自己的真实想法以顺应当下短暂形成的由宋丹丹主导的群体规范。

  显然大多数嘉宾选择了后者。事实上,在集体表达甚至是集体失语的情境中,让渡真实成为一种逃避压力的最佳措施,通过让渡真实,嘉宾们打造出属于自己的安全边界。但这样由个人自己塑造的安全边界是薄弱且狭窄的,无法承受来自顶层压力的冲撞和打击,甚至会进一步助长来自顶层的俯视。

  很显然,让渡真实不是一种有效且合理的集体话语表达方式。在推拉中不仅激化了矛盾本身,亦磨损了真正敢于拒绝的力量。在节目的呈现中,真实的发声需要两种因素,其一是绝对性的权威以及权威所赋予的自信,其二是没有权威者的抱薪取暖以及集体发声。

  作为曾经参加过节目第一季的老嘉宾,宋丹丹本就携带着一种“我经验更加丰富”的俯视心理,而她家长式威权和领导思想的介入更是理所应当地推演出“我应该领导全局”的态度。与此同时,刚刚见面的新人显然无法在短期内迅速聚拢并形成步调一致的抵抗策略,这也使得宋丹丹一人的声音愈演愈烈而其他嘉宾们则只能听从安排。

  能够看出,节目中尊重长辈以及经验优先的群体规范成为捆绑年轻嘉宾的锁链,而其背后的刀刃正在不断磨损和消耗他们的真实自我。

  表面上看是宋丹丹的批评压得其他人喘不过气,其背后深刻地折射出其他年轻嘉宾们面对家长式威权的无奈,以及不得不让渡真实顺应规范的勉强。

  通过尴尬的九分钟我们能够看出,在集体话语圈中,真实的边界总是在一定程度上要让位于既有的或由他人塑造和形成的社会规范。作为唯一坚定拒绝宋丹丹安排的王传君,他赢得了其他嘉宾们的赞赏掌声,但其他人仍然逃不过被安排的篝火晚会和集体舞。

  从让渡真实走向保持真实需要打破的不仅是自我保护的外壳,更是既有规范所形成的铜墙铁壁。

  不可否认的是,家长式威权生动地诠释在宋丹丹身上。未说出口的“我为你好”却在宋丹丹的婚姻经验指导以及人生道理讲堂中生动呈现。

  在节目中,宋丹丹讲述自己的一次经历,被归纳为自卑论。即“人强烈的自卑,会使你莫名其妙地变得非常无礼,所以当有人对我无礼的时候,我想他一定是太自卑了”。

  脱离语境讨论这样的道理自然不恰当,但在当时由宋丹丹主导的集体社群中,一些网友不免将这样的道理置身于现有的关系中,将其看成是宋丹丹建立与维护自身权威的方式,甚至略带一些PUA的味道。

  且不论从“自卑导致无礼”到“你对我无礼所以你自卑”之间的逻辑转换是否顺畅,这样的道理与表达切实包含着隐藏的威权观念与统领意识。

  在组建新的集体中时,建立权威是这类长辈们的第一任务。与此同时,宋丹丹自然而然的领导局面的形成亦证明权威的建立已经无须刻意。而在她所传达的“自卑论”中,也在合理化自己的心理负担以及强化晚辈对她无礼所需要承担的“自卑”的人格审判。

  这证明,长久的家长式威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和理所当然,像融入毛细血管的细胞一般蔓延四周。

  但是,将这样带有强迫式引导的行为模糊为代际鸿沟显然不妥。哪怕从“为大家好”的思想观念出发,宋丹丹明显带有时代印记的自我认同和自我付出方式在以年轻一代为主的交际圈中难免碰壁。

  例如举办篝火晚会并表演节目这一部分,其中的问题不仅是表演歌舞已经不再是青年一代破冰的首要选择,还有宋丹丹以“团建”为由,硬生生地将其他人捆绑在一起的压迫感。这背后的摩擦和观众的愤怒并非是宋丹丹提出举办篝火晚会,而是强迫其他人参与篝火晚会。

  如果说让渡真实是年轻一代面对家长式威权的自保和妥协,那一味地打造自身权威则是宋丹丹与年轻群体打交道过程中的责任甩锅。

  在基本由青年构成的集体生活中,融入对话才是正确的出发点。将阅历完全等于生活经验,并以此为由塑造自己的绝对权威实则是进一步拉大代际差距,亦在甩开自己融入新的社会规则所应该承担的责任。

  简单的输出观点必然比改变行为要简单的多,宋丹丹选择以打造权威的方式形成围绕自己的集体,一方面是害怕传统观念中的家长制思想受到冲击以及自身地位的冲击,另一方面是害怕自己难以融入由年轻人组建的集体中。

  显然,代际隔膜不能成为家长式威权的遮光板,已然形成的鸿沟裂缝同样需要长辈们做出改变。

  光产生影,但影跟随光。比起滔滔不绝地灌输讲述,聆听与对话更能赢得青年一代的认可。

  宋丹丹的发言将观众一夜拉回《家有儿女》,若有若无地展现出一种想要建造的母子/母女之间的亲密关系。

  对家有儿女的童年滤镜给予了宋丹丹一种亲密视角,但在过于压迫式的“宠爱”后,亲密关系成为窒息的另一代名词。

  在这样一场对话交流中,压迫式和强制性的长辈观念输出使得其中的亲密关系退让于浮在表面的管教与冲突,但其背后不可否认的是从自我角度出发的善意。例如宋丹丹提议晚会的初心是为了迅速拉近嘉宾间的距离,只是在方式的选择中产生偏差。

  抛开具体的现实情境,长辈的初衷自然是为其晚辈考虑,只是错位的时代背景与角色身份的嵌入使得长辈的本意在传播的过程中被扭曲。其背后亦折射出一种延续于社会中的代际创伤。

  代际创伤指的是通过PTSD的机制,从创伤事件的第一代幸存者转移到他们的下一代,或者再下一代的创伤,其表现在过度的控制或是对社会规范和信念的传递。

  当代际创伤成为一个时代缩影时,长辈们希望将自己在成长过程中的创伤传承下去,造成了一种强迫式的管教和输出。“完成我(父母)的心愿”便是一种简单的代际创伤表现形式,将自己认为的是非对错一味地添置于晚辈身上,成为长辈们弥合自我创伤但又不恰当地表达善意的方式。

  但是节目中没有血缘和亲属关系联结的亲密关系显然无法快速磨合代际鸿沟所带来的矛盾。亲密关系的表达必然会让步于具有利益属性的社群。

  这也说明,当长辈带有自我意识色彩的亲密关系遭到排斥,应该去反思在建立亲密关系的过程中是否契合了公共利益。简单而言,宋丹丹用自我认同所形成的亲密关系碰撞到新组成的带有利益属性的公共社群,本就错位和不合时宜的亲密关系则在利益的冲突中更加凸显。

  代际鸿沟是时代的产物,难以短期弥合,但改变家长式威权却可以让亲密关系的传达更加坦荡和直接。打破“我为你好”的家长滤镜,青年一代的本真色彩同样五彩斑斓。

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